您現在的位置: 順丰集運倉 >> 生活頻道 >> 文化 >> 歷史塵灰  >> 正文

千年之後,洛陽城玄武門“重見天日”

li.5s3h.cn 來源: 光明日報 用手持設備訪問
二維碼

記者日前從洛陽文物考古部門瞭解到,史上發生“神龍政變”迫使武則天退位還唐的玄武門,經過近一年的考古發掘,終於在千年之後“重見天日”。

玄武門遺址初現全貌,唐宋兩代遺蹟疊壓

玄武門始建於隋大業元年(公元605年),是隋唐洛陽城宮城大內的北門。《河南志》記載:“(宮城)北面二門,東曰安寧門,西曰玄武門。隋名,南當應天門。玄武門北曰曜儀城。”《唐兩京城坊考》記載:“(宮城)北面二門,中玄武門,隋名。南當應天門。”

玄武門與應天門都具有重要地位,但兩者又有所不同。應天門外是皇城官署區,而玄武門外是護衞宮城的駐軍所在。如果説,應天門是隋唐時期皇帝開展政治、外交活動的重要場所,那麼,玄武門則是宮中軍事事件的主要發生地。

在隋唐洛陽城玄武門下,發生過影響中國歷史進程的改周復唐事件——“中宗復位”。一代女皇武則天,自此退出歷史舞台。此外,發生在隋唐長安城的“玄武門之變”,則開啓了著名的“貞觀之治”。

儘管玄武門的地位如此重要,但長期以來,人們對它的瞭解僅限於少量史料記載。20世紀80年代,考古人員結合史料記載和勘探試掘,確定玄武門遺址位於洛陽市老城區唐宮路以北、玄武門大街以南、定鼎北路以東的原洛陽唐宮玻璃市場內。直到去年2月,由國家文物局批覆的玄武門遺址發掘工作正式啓動,這座城門才重回人們的視野。

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洛陽唐城工作隊隊長石自社説,通過工作人員近一年的考古發掘,玄武門的建築形制、沿革變化基本明朗。

如今,玄武門遺址已初現全貌。遺址之上,唐代城門、墩台、門道路土、城垣、馬道、磚鋪道路等與北宋宮殿建築基址、水渠、花坑等遺蹟上下疊壓。考古資料顯示,玄武門東西寬約35米,為單門道過樑式建築結構,兩側城門墩台東西與城牆相接,城牆內側有東西長約50米的直坡式馬道。至北宋時期,玄武門被廢棄。

北宋花坑遺蹟中發現牡丹種植跡象

玄武門為何被廢棄?石自社説,洛陽作為北宋時的西京,雖然宮城的大格局得以保留,但宮城內的形制佈局有所變化。比如,北宋的宮城正殿為太極殿,其作用雖與武周時期的明堂相當,但建造的位置比明堂偏北了不少。這一變化使得宮城的中心向北偏移,宮城內部的形制佈局也發生了相應的變化,玄武門作為隋唐時期宮城大內北門被廢棄。

玄武門被廢棄後,北宋時期在原址上建造了一座宮殿。這座宮殿東西面闊五間、南北進深四間,宮殿的東西兩側建有南北向廊道,廊道之外又建有花圃。

“根據花圃中花坑遺蹟的土質、行距、株距等信息,我們推測當時種植的是牡丹。”石自社説,花坑遺蹟中的土壤顯然不是本地土,而是專門調配用來種植的“客土”。這種專門調配而成的沙性土壤與原生土組合,具有保水、保肥、透氣的優點,很適合牡丹的生長。此外,花坑遺蹟的佈局顯示,所種植物的株距為70釐米至100釐米,與現代牡丹的種植習慣相吻合。

“花坑遺蹟兩側的過道呈現出一寬一窄交替式佈局,寬的地方是人的觀賞通道,窄的地方是牡丹的生長空間。這與當代牡丹園的規劃方式如出一轍。種種跡象表明,這裏種的就是牡丹。”石自社説,這説明當時牡丹的栽培技術已經十分成熟,具有了較高的園藝水平。

仍有不少問題等待考古人員去探索

石自社介紹,隋唐洛陽城歷經隋唐、五代與北宋時期,是當時全國政治、經濟、文化中心,雖曾多次大規模營建修葺,但基本格局沒有重大變化。

1954年起,考古人員通過詳細勘探和重點發掘,探明瞭隋唐洛陽城城址規模和格局,20世紀80年代後又在宮城進行大規模考古工作,宮城中心區平面佈局、宮皇城水系脈絡均已基本清晰,為研究中國古代時期都城的空間規劃、管理制度和居民生活奠定了重要基礎。

此前發掘的隋唐洛陽城的宮城正門應天門,不僅在中國都城建設史具有極其重要的地位,其建築格局對後世都城以及日本、朝鮮等亞洲國家都城建制產生了深遠影響,如北宋汴梁宣德樓、元大都崇天門、明清紫禁城午門,均由應天門這種形式演變而來。

“而玄武門遺址的發掘,對研究人員瞭解隋唐至宋宮城的形制佈局具有重要意義,對於研究中國古代都城的形制變化和沿革關係具有重要價值,同時為下一步的遺址保護提供了科學依據。”石自社説。

記者瞭解到,雖然玄武門遺址考古工作取得了重要進展,但仍有許多疑問需要考古工作者去探索。比如,考古人員在玄武門遺址內側(南側)發現了一座內甕城遺址,這顯然不是為防禦而設,是否與玄武門外的駐軍有關?考古人員在玄武門遺址外側(北側)的東西兩側發現對稱分佈的建築基址,這種建築的形制是什麼樣子的?是不是城門的管理機構所在?疊壓在唐代遺址之上的宋代花坑遺蹟中是否確實種植着牡丹,孢粉檢測會得出何種結果?我們拭目以待。

(來源:光明日報;記者王勝昔 通訊員 劉嘉儀)

相關新聞
奪嫡內幕:玄武門事變的首席功臣

武德九年(626),玄武門事變前夕。建成與世民的矛盾已經激化,正面衝突一觸即發。秦府的僚屬都很為此擔憂,有人不知道要怎麼應對,有人心中暗想計策,卻又不敢發言。   房玄齡也已經想好了對策。他清楚地知道現在的局勢和李世民的想法。以他的瞭解,李世民恐怕早已經有了奪儲的念頭,只是缺少一個公開的時機。房玄齡決定擔當這個公佈人,而且要巧妙。   “長孫大...